• 东方不败论坛www.994699.com,白小姐资料,藏宝图888667,69444香港特马王,kj278开奖直播,339007.com,www.88jj.com
  • www.988111.com若司马迁和屈原相遇 会有怎么样的对话? 的作文一

    发布日期:2019-11-04 18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时间:历史让屈原和司马迁相遇在不曾记载的某一天 地点:某条江边 人物:屈原、司马迁 (屈原上,徘徊在江边,面色枯槁,神情凝重,似乎在苦苦思索着……) (司马迁上,看到屈原) 司马迁:子非三闾大夫屈原与?何故面色苍白,憔悴至此啊? 屈原:汝是? 司马迁:吾乃司马迁也。生于汝后,汝之事吾辈俱已闻矣,汝欲知吾之所遇乎? 屈原:莫非子亦遭流放,心中志不得报? 司马迁:甚悲…… (司马迁向屈原讲述自己的不幸遭遇) (两人凝视着滔滔江水,长叹一声,沉默良久。) 屈原:(悲愤)子亦知吾之不行,亦甚悲哉!吾王听信小人谗言而弃吾,可吾心系郢都,忧虑苦闷谁知啊! 司马迁:(神情坚定)吾亦如是!然吾不欲投江。 屈原:(仰天长叹)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安能以皓皓之白,而蒙世俗之尘埃乎?宁赴湘江,葬于江鱼之腹中。 司马迁:(一脸敬仰)安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者乎?然吾有未竟之事也。汝著《离骚》《天问》……已广为后世所传矣,吾亦作《史记》,尚未完。正值此时,吾因李陵一事而受宫刑,遂入狱。吾不曾念死,而厚积发奋,誓必著此书——《史记》。 (屈原静静地听着,他被司马迁的言辞所感染。) 司马迁:吾以口语遇此祸,重为手党所笑,是以肠一日而九回,居则忽忽若有所亡,出则不知所何往,每念此辱,百感交集,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。 吾亦念死但心中仍抱有一志,其激仆而进。安能不抒吾志而入黄土焉? 屈原:吾亦有志,但世事污浊,怎么容我清高之人。 司马迁:圣人不凝滞于物,而能与世推移,世人皆浊,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? 盖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,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,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,孙子膑脚,《兵法修列》,不韦迁蜀,世传《吕览》…… 屈原:汝之心令吾羡矣!吾安能如此了却一生,吾之志尚未达成,受此小辱又何足挂齿。 (作揖) (司马迁也作揖还礼,两人站在江边,望着夕阳,思索着未来。)(屈原、司马迁下) 落幕 4 回复:假如司马迁和屈原相遇? 汨罗江边,秋风萧瑟,落叶纷纷,天色暝暗。 屈原:(上。悲哀,长叹)举世混浊而独清……(作徘徊状)怨灵修之浩荡兮,终不察夫民心。宁溘死以流亡兮,吾不忍为此态也! 司马迁:(上。借着月光,看清江边屈原) 屈原:(惊讶地)谁? 司马迁:汉太史公司马迁。敢问先生是三闾大夫吗? 屈原:正是。唉!你看这世道都是浑浊的,只有我还是清白的。所有人都喝醉了,只有我是清醒的,我理想的“修政”被小人们毁灭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 司马迁:先生耿直,忠心不二,倾其智以奉其主,只是小人谗言,社稷将倾……不像我,遭此奇耻大辱! 屈原:先生是说…… 司马迁:诟莫大于宫刑!我已是一刑余废人了! 屈原:(惊愕万分)啊! 司马迁:我亦明死生之义,之所以隐忍苟活,以吾有一心愿未了。我和家父倾注毕生精力,愿写成传世之作《史记》。我要写完它,再大的屈辱也要忍受。只有那样,才能偿还屈辱,没有什么后悔的了。 屈原:(敬重地)人生易老,志心难灭! (两人都抬头仰望天上一轮明月) 司马迁:先生有何打算? 屈原:楚将亡,我应葬身鱼父腹,身投江流。 司马迁:死,也要辅佐怀王吗? 屈原:我有责任,一辈子,不,生生世世的责任——道夫先路之责。来生,也必再兴大楚! 司马迁:此乃真丈夫! 屈原:以志而辱生兮,岂非丈夫乎? 司马迁:岂敢在先辈面前妄尊丈夫!晚生不过以支离之躯,残喘于是=人世,了却吾志,怎可与先生慷慨赴死相比? 屈原:差矣!死与生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死与生的价值。先生为史而生,以生践志,令人景仰!

      择生与择死——屈原与司马迁 读屈原和司马迁的故事,是在儿时。儿时读历史,不知“史是史,我是我”,总把自己比将进去:遇此情境我当如何?但正是这种类比,却凝睇着一种世界观的奠基。这种思考,一直没有离开过我。它令我出入古今,给我一生的精神滋养。 我深信,这种思考并非我一人独有。某种程度上,历史是为这种思考存在的。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地活在那些杰出的生里,亦活在那些杰出的死里。五千年积淀的,绝非只是出土的竹简,而是这中国式的生命。 同是中华“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杰出人物,为什么屈原与司马迁,一个要死,一个却不惜带辱而活?这个问题从儿时就萦绕着我。 后世一直将屈原定位为“爱国诗人”。 我以为,这忽视了他作为“政治家”的一面。后人出于不平,以为楚国那样的昏君,不值得屈原去尽忠和报效,焉知“政治”也是一种“理想”。政治家与政客的不同,正是由于前者是别无选择地献身,后者却是投机的。身为“楚臣”,他不能承受楚国亡国的事实。 仅作为一个“诗人”,即令“国破山河在”,亦不必去死。诗人以“诗”爱国和救国。他可以行吟,可以留作“薪火传人”。但三闾大夫必须沉江。屈原的这种“相始终”的精神,是他作为政治家面对失败时唯一的选择。他把政治的责任放在“诗人”之上。这才是屈原对自己的定位。 冯友兰先生说过,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西方没有的精神,这就是当一个人认为他不能拯救国家时,为了不在内疚中偷生,便选择赴死。这就是为什么在抗日战争中,在寡不敌众的时刻,会有那么多的中国将士“以卵击石”的壮烈行为。 屈原是不会等到敌国军队侵入受辱而死的。羞辱他就是羞辱楚国。他要选择死,一种自由的高尚的独立的死。“高余冠之岌岌兮,长余佩之陆离”,他悲吟着,高歌着,在汨罗江畔饱览他所挚爱的山河大地,从容如归地赴死。 我们何不理解为:屈原是在他的政治理想破灭后,紧紧地拥抱着诗的理想而去的。这死,亦是一种决裂,与以往从事的“政治”决裂,与终生所爱的诗章同归。 这是历代美的理想之追求者的最好结局。 中国古人发明了一个伟大的词——视死如归。“浩气还太虚”,回归自然。中国人承认自己是从自然中来的。精、气、神为天地所化。死,是将这从大地而来的浩然之气归于造化它、养育它的泥土和流水。 死可以明志,生,却可以践志。当死临到司马迁的头上时,他选择生。一种令肉体与精神,令自己与亲友都极度痛苦的生——接受宫刑。司马迁身为史官,只因他出于公正之心,为李陵辩护,开罪于皇帝。假如就为此而死,亦不失为一位直谏烈臣。但司马迁为自己规定的人生使命却不是仅此而已。他要完成千古史记。司马迁此举引起了当朝的监视与怀恨。这明明是一种冲破思想牢笼与真相禁锢的叛逆之举! 《史记》,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它是以正义与善恶观来创作的,充满人性及文化激情的作品。因而能超越政治变迁,虽物换星移,却与天地同在,与日月同光。《史记》之功,可谓“再造”了中华民族。 “生?还是死?” 莎士比亚的名句,令丹麦王子哈姆莱特成为西方“择生择死”思考的典型形象。西方人弃生取义的意识,与东方有异。他们更重视“生”的权利与个人的发展。中国传统文化,则是把自我的小生命看做是民族的大生命的一环。舍小取大,故有欣慰之感。 有时,中国人甚至将“生”看作是比“死”更难的事情。 有一个“退麝投岩”的故事。麝鹿被猎人追杀无计时,会跑到岩边,将自己身上的麝香掏出,搓入泥土,归还大地,不令猎人所得。然后,投岩而亡。这是对文化人的生命与使命的庄严比喻。 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人欲灭亡中国,尤其要扑杀我民族的精英。西南联大的诸教授们跑到了云南。这正是一个民族存亡的“岩边”,他们将自己的麝香掏出,哺育后生,还给中华,以雪国耻。同时也准备好了暂不投降。这个比喻,正是发自内心与行为,而非只是课堂上的高调。 好一个“退麝投岩”!在此,一部西南联大的历史,已将“择生”与“择死”糅在了一起,这是司马迁与屈原的统一。 择生与择死的思考,构成一个人、一个民族隆起的脊骨。没有这伟大的设计,是没有伟大的人和伟大的民族的。 祖宗给了我们一个清明节。清明时的中国,生人走到死界边,冥冥之中的灵魂也来与生人相逢。www.988111.com中国人,不只是活在自己不到百年的小生里,还要活进五千年的历史里,活进无尽的未来中。这使得中国人“在精神上的人生”比肉体人生更为漫长和浩淼。

      生,我所欲也;死,亦我所欲也.在不同的时代,司马迁选择了前者,而屈原则选择了后者.他们都是古之成者. 渔夫高歌离去,正当屈原纵身下跳的一瞬间,司马迁拉住了屈原的腿,害他来了个猪啃泥. 这位兄台,有何事让你如此想不开啊,非得自寻短见不可啊? 仁兄有所不知啊,当前社会腐败,我实在是不愿与他们苟合.但在下一个人势单力薄,无法扭转乾坤.所以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啊. 此言差矣!好死不如烂活着嘛. 这里实在没有我的立身之地啊!他们贪污的贪污,贿赂的贿赂,可恶那昏君也这般模样.我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,因此被放逐,你说我还要怎么活啊? 不要那么愤世嫉俗嘛,可曾听说刑不上大夫一语? 当然听过!要是我受过刑的话就更不要活了. 兄台,你可知在下...... 莫非,莫非这位仁兄被上过刑? 不瞒你说,刑中之极也. 哇,不是把?......怪不得怎么看都有点像太监. 没搞错吧?你还损我?你瞧,我都要坚强的活下去,你有什么好去死的呢? ...... 再说了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.你就不能珍惜一点吗? 兄台苟活,一定有要事在身吧? 这都让你看出麳了?真是明眼人.我正在写我的巨作史记,可有兴趣领略一下我的文采? 算了,算了,人各有志嘛!我现在只想着死了,要不是你拖我后腿,我早就与我思念多日的父母团聚了. ...... 说着,纵身一跳,俺老屈去也,咱们天堂见了. 这真是迅雷不及掩耳,司马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,消失...... 莎士比亚说To be or not to be,its a question.厨房置物架挑选什么材质最好香港挂牌正挂彩

    Power by DedeCms